砂鸦

风雨再大,一个人也可以走

十连是骗子啊

要死了,十连9r什么的,再也不抽十连了

p1.米罗:训练的时候居然碰到了…妙妙\(^o^)/
p2.妙妙果然不适应这里的温度啊
p3.其实最多的还是碰到同为天蝎座的卡路迪亚前辈……(( ̄∇ ̄))

小萝莉鸠,虽然阿妈无力抚养(哭),但还是禁不住沉醉于美色啊

《What Are They Doing ?》
紫龙&艾尔扎克&冰河:……
贵鬼:咩咩咩?

史昂:关爱青少年视力,是该管管了…

《前辈们的恋爱意外的纯情》
卡路迪亚:米罗那小子挺上道啊
笛捷尔:……激动什么

《天蝎座……教你怎么搞定恋人》
卡妙:米罗!收敛一下
米罗:你说啥听不见

很粗糙…不过大概的意思是卡妙泡浴缸碰巧米罗来找(?)  ( 一点氛围也画不出来的我

吞崽…身为一个ssr,却被各种说不行,宠爱他的阿爸阿妈们一定也挺难受的吧Orz(流泪)

修普诺斯神的复仇2

     本来是想主要 艾尔熙德 希绪弗斯的……但写着写着发些别人的戏码有点多啊……
于是为了不跑题,我会拉长一下战线,再把比重弄回来的
      杂 很杂
      大概有熙希,水产,卡迪,童史

     当希绪弗斯挨个宫探望了一下刚搬完家的队友们的生存状况后已是黄昏,他沿着圣域长长的台阶向摩羯宫走去。这一次的巡查让他原本担忧的心稍稍回稳了,本以为性格相差颇多的队友们没法好好同住,结果看到的景象却带给给他不少惊喜:
      双鱼宫玫瑰花园纤细的小路上,马尼戈特围了个小粉毛巾在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乱翘着的深蓝色短发。他推着个小木轮车,安安静静的跟在雅柏菲卡后面。雅柏则拿着把园艺剪在前面认认真真的挑选着玫瑰。雅柏动作迅速干练,把剪下的花枝用漂亮的丝带扎成股,通通向后抛去。跟在后面的人先是抱怨了一两句,然后就只顾着接花束了,平时威风堂堂没事就逛黄泉比良坡的身影此时做出的只是滑稽搞笑的姿势。

      “看着还有点浪漫的感觉呢”后来与艾尔熙德分享完故事的希绪福斯无意说到。

     水瓶宫外卡路迪亚正在清洗一些水果和蔬菜,原本高大健壮的男人现在就坐在一把小石凳上,低着平时高傲的脑袋,没有了时常不屑一顾的眼神,只是对着一干瓜果格外认真的洗洗刷刷。希绪福斯上前询问,得知笛捷尔正在整理堆满生活区的书籍 好腾出可以摆上几盘像样的菜的桌子,以及可以共两个大男人睡下的床铺,而他则在准备洗菜做饭。至于为什么在外面,是因为怕屋里冷,洗久了水会结冰茬子。“他平时随便凑合,我在的话绝对不行”卡路迪亚挥手示意希绪福斯别打扰他干活,并顺手递了一个苹果打发他走。

      “哈哈,我还以为他又被笛捷尔赶出来了呢,还好是我多虑了”希绪福斯对正在用刀以惊人的速度和完美的走刀削着苹果的艾尔熙德说道,后者顿了一下,放下了刀与苹果,默默的拿出个小本写了点什么
        然而侃侃而谈的希绪福斯并没注意,继续讲述午后的所见所闻
       “一路向下走,路过了狮子宫,雷古鲁斯端坐在宫口的石阶上,好像正在出神的远眺,我猜他可能在用小宇宙联络朋友…我就没去打搅他”希绪福斯好似担忧的回想了一下小侄子的举动“果然还是同龄人比较合得来吗,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也没有办法啊,我这个叔叔本应该尽到照看他的职责才对,希望伊利亚斯不要怪我。”
        艾尔熙德看希绪福斯又要自责起来,赶紧把苹果最后的皮削去,然后递了过去
         “谢了,艾尔熙德,我们继续讲吧”
         “嗯”
      
         来到金牛宫,只见外面摆放了一些水桶和抹布,不用想也知道他们肯定做了一场清洁工作。希绪福斯走进宫殿,眼前却空空如也 “嘿!希绪福斯”   循声一看,那可谓众里寻他们千百度,暮然抬头,他们正在房顶上!只见哈斯加特与阿释密达一人端坐……倒挂一边,两人中间摆着个硕大棋盘,正在用小宇宙下棋。
        这个场景饶是一向对待公务认真严肃的希绪福斯也不小心笑出声了,他的那位好友身材高大,白发也蓄得很长,要不是金牛宫房顶高那可是要吓死来者,另一边阿释密达也差不多。明明很诡异两人却一脸正经的斗着棋艺,希绪福斯用全身的力气控制住了表情,问到:“二位何苦?”
        “我们刚刚打扫了地板,水还没干”阿释密达以一种疑似咬牙切齿却还是平平静静的声音说到“你可以低头确认”
        后来希绪福斯在老友的笑声和对阿释的歉意下离开了金牛宫,来到白羊宫
        远远就闻到一股食物的气味,走进一看果不其然,史昂正在白羊宫门口煮着一锅东西,而令希绪福斯惊讶的是史昂师傅白礼也在,老人家拿个木勺子正准备尝尝味道。“希绪福斯”史昂一见他来就给他盛了一小碗“尝尝吗?”
        “谢谢”希绪福斯接过碗,低头看着里面红里透紫的胶状物,抬头问到:“史昂,童虎呢”
       “啊?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师说要往锅里添加一些老茄子干,也许他去拿茄子干了”史昂漫不经心的回答,白礼则又往锅里加了些热水。
      希绪福斯觉得此时的白礼有种不可言说的腹黑气息。
      本打算就此回去,却远见一身影逆着夕阳跑来,跑近一看是天马。
      天马礼貌的向白礼和希绪福斯问礼,然后转向史昂“史昂叔,我师傅呢”
      史昂回答的有些冷漠:“从下午就没见到他”   “啊啊,算了,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其实我是来找雷古鲁斯的”天马正要继续向上走,不料被白礼拦下:“天马,上方路途遥远,拿着这碗粥吧,你路上可以喝,再给雷古鲁斯拿一碗”
       希绪福斯看着爽快接粥的天马,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小侄子来。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今天晚饭的时候缺席那么多人了”艾尔熙德说道,“我还以为他们嫌弃我的菜了呢”
       “怎么会呢艾尔熙德,根本不可能”希绪福斯啃着苹果口齿不清的说道
       “那就好,我还以为从笛捷尔那借来的食谱大全有些问题呢”艾尔熙德回忆起那天去水瓶宫借书,他身材高挑的绿头发邻居带上一副文绉绉的眼镜,在偌大的地下室图书馆百转千回的找到一本发黄的食谱递给他,等他回到家打开的时候被里面的灰尘呛的睁不开眼睛。
       “塔塔塔”某人的脚步声打断了艾尔熙德的思考,向门口一看来者竟是卡路迪亚。
       “嗨”希绪福斯首先打了个招呼,“苹果真不错,味道甜美”
       卡路迪亚露出了那还用说的神情,转头看着艾尔熙德
       “我说,好邻居,你上次借的书还没还吧”
         “……”看艾尔熙德蒙了一下,随后又立马说道:“抱歉忘了,马上还回去……”
        “那本食谱吗,卡路你真的变成煮夫了啊”希绪福斯笑着说“太贤惠了”
        “谁说食谱啦,我说的是”卡路迪亚戏谑的瞅了一眼旁边表情越来越尴尬的艾尔熙德“是《男男哔-----体哔------哔-----大全》啦”

tbc.
(待续)

我为什么越写越偏了【跪地】       

     

修普诺斯神的复仇01

lC
涉及cp:卡迪 童史 马雅 艾尔熙德希绪弗斯

       最近任务繁重,日夜奔波的黄金们已经很久没有踏踏实实的睡个觉了,女神见原本各个神气活现的青年们现在不是黑眼圈如眼线就是情绪极其不稳定一言不合就互掀房顶---
比如今天天秤宫的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蓝啊,巨蟹宫的采光率也比以往好多了
嘴贱的也安静了
抖s都快变m了
有些强打精神的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让人心疼的疲惫样貌
        于是女神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我的圣斗士们啊,为了圣域的可持续发展,为了战斗最终的胜利,我决定让你们休息一天!在这一天中圣域由我释放结界保护!”
        众黄金无一不流下了感动的热泪,但是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也许是不愿在女神面前表露出脆弱的一面,大家在听到此安排后毫不犹豫的转身一路冲回了自己的守宫

黄金小宇宙频道:
     来自教皇塞奇:虽说女神答应给你们放假,但是你们放心让女神一个…神保护圣域吗?
     众黄金:对女神一百个放心!
     塞奇:你们还是太年轻!现如今双子神活动愈加频繁,他们两个兄弟诡计多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我决定更改女神的安排
     马尼戈特:死老头你要累死我们啊
     塞奇:徒儿听为师说完,我决定让你们两两守宫,这样的话在休息时被偷袭也不至于落个单送的败名啊
     众黄金:教皇大人英明

于是女神收到了一份名单

至女神:
教皇塞奇工作报告:
   为增进圣域战士们团队合作能力,沟通及包容能力,更为了让每个黄金在接下来的假期中能更好的休息,我做了以下调整,望女神批准。
  住宿临时调整名单及其详细原因
白羊宫:史昂,童虎
调整原因:天秤宫房顶坍塌,疑似被鬼魂撞漏
金牛宫:哈斯加特,阿释密达
调整原因:阿释密达因为身患强迫症和洁癖,不愿让别人入住处女宫
双子宫:不变,本来就住俩人
巨蟹宫:空 
调整原因:因大家觉得阴气重不愿入住
狮子宫:不变 应希绪福斯要求未成年最好自己住
处女宫:空
天秤宫:塌
天蝎宫:空
射手宫:空
摩羯宫:艾尔熙德,希绪福斯
调整原因:前面空的宫过多,理应在最后三宫集中火力
水瓶宫:笛捷尔,卡路迪亚
调整原因:卡路迪亚过多生活用品在水瓶宫
双鱼宫:雅柏菲卡 马尼戈特
调整原因:马尼戈特说自己不怕被毒死
教皇厅:塞奇,白礼
调整原因:有点想哥哥
 
                                             XX年X月XX日
                                                  教皇塞奇
            



       复仇一
        深夜,笛捷尔在半梦半醒中感觉躺在身边的人不安的翻了个身,变成了背对他的姿势。
       “这一整夜他都没怎么睡好啊”笛捷尔默默地想。“不过卡路迪亚也许是因为时时警惕着周围的情况才会辗转反侧吧”了解好友性格的笛捷尔也没太在意,挚友就睡在身旁的安全感和积攒了一个月的疲惫让他轻易的再次睡去。
        在卡路迪亚再次翻身,并且侧卧着支起上半身努力做了几下深呼吸时,笛捷尔才意识到不太对劲。
        “心脏不舒服吗?卡路迪亚”赶紧起身,扶上卡路迪亚的后背为他顺了顺气息
        “啊啊…抱歉笛捷尔,吵你睡觉了,没大事就是最近有点累”卡路迪亚安抚性的笑了一下“你快点睡觉吧,别浪费了宝贵的休息时间”
        “你靠一下床头”笛捷尔无视了好友的笑容,或者说他觉得这时候卡路迪亚这么笑更让人担心,而且他也注意到对方额头上的薄汗,和在扭头看向自己的那一瞬间放下的捂住左胸的手。
        卡路迪亚乖乖躺好,笛捷尔马上用手背感受了一下对方额头,脖颈,胸膛的温度,又将手掌轻轻放在对方的左肋骨侧面感知了一下心跳情况。
         “是有些热…心跳有一点快,但是不严重,应该没什么大事”笛捷尔松了口气,正要把贴在卡路迪亚胸口的手移开,却被对方一把拽住手腕,同时又有一只手臂迅速的揽上笛捷尔的腰,一处钳制一处用力,一下把他拉进了那人怀里。
         笛捷尔感到卡路迪亚的气息就在耳畔“宝贝,每次你摸我都那么毫不犹豫,什么时候你也毫不犹豫的让我摸摸”卡路迪亚特地压低的声音比平时更加魅惑,让笛捷尔一下子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啊。
        “喂,死蝎子!快死了还调情,不要命啊”笛捷尔挣扎出卡路迪亚的怀抱,扭头瞪了他一眼。“小心我把你那脆弱的心脏压坏了…哎,我还是给你降降温吧”
         “哈哈哈哈,宝贝,我的心脏可一点也不脆弱”卡路迪亚挪了挪身子,把两手交叉在脑后垫着,一副舒适至极的模样看着笛捷尔“我不动也是可以的,你自己坐上来,给我灭灭火啊~”
          笛捷尔:“……看来你也没什么事了”

         “啊啊----等等等!我是病人啊!诶呦!别打……我…我的小心脏呦!啊啊啊啊谋杀亲夫了啊啊啊啊-----”
        三更半夜,水瓶宫隔壁,艾尔熙德再次思考了一下要不要练习一下圣剑,练习的时候一不小心劈开了水瓶宫的话……也不会有啥不好意思的吧。
       躺在一旁的希绪福斯看了看一脸怨念的艾尔熙德,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极端的事了,劈坏了房顶还要赔钱”
      艾尔熙德一脸严肃的看了看身边的朋友:“那你来吧”
      希绪福斯耸了耸肩,摊手道:“可惜我不是丘比特”

         摩羯宫中的两人叹了口气,拉上被子继续睡觉
         而水瓶宫中笛捷尔抱着卡路迪亚的头,卡路迪亚揽着笛捷尔的腰,也双双进入睡眠


下一篇为艾尔熙德与希绪福斯

         这一对应该是超级认真超级有责任心超级严肃的谈恋爱吧
      ( 为什么和我遇到的射手一点也不一样呢)
        也许希绪福斯会主动一点吗
        
以及:没有日常黑的本意,没有黑的本意,没有黑